rss 推荐阅读 wap

半岛生活网,半岛新闻网,青岛信息网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云南  自驾游  test
首页 焦点关注 城市新闻 财经资讯 衣食住行 求职创业 消费维权 旅游攻略 创新科技 物流商贸 娱乐体育

网易财经专题 有态度的财经门户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05:10:16 已有: 人阅读

  过去一年,中国咸鱼翻身,沪指重回5000点。与此同时,中国房地产市场政策性持续向好,市场成交明显回暖。然而,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,的繁荣能否持续下去?房产是否仍是保值增值的投资方式?

  中国经济目前的确面临很大的困难,正处于“二次探底”的阶段。1997年亚洲经融危机时,中国经济也经历过“二次探底”。与当时的情况相比,目前经济形势的严峻性不容低估。

  2008年,中国经济遇到了极大的外部冲击,政府推出4万亿扩张性财政政策。但扩张的刺激结束后,问题便暴露出来。旧账未结,新账又添,如今面临的问题比2008年时更加严重,而2008年应对危机时采用的一些手段,现在也不能再用。

 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没有结束;从理论上来说,城市化进程没有结束,工业化进程也不会结束。只要工业化进程还没有结束,我们就仍然有增长的潜力,中国的经济发展就还有机会。无论是政策上,还是市场需求上,我们都还有发力的空间,就看我们能不能抓得住。

  要想推动中国经济增长,我觉得要抓住一个核心问题,就是我一直提出的:如何从先富拉动转向共富拉动。我们现在患的是典型的“资本主义病”——我们现在的贫富差距比资本主义国家还要严重。我们的牛奶卖不出去,不是因为没人喝,而是因为买不起。

  中国的发展潜力被压抑,主要是因为社会上存在严重的贫富差距,如何从“先富拉动”转向“共富拉动”,如何把城市化工业化这波潜力走完,这是目前的关键。我认为,解决这个问题,才是正道。“一带一路”也罢,发展也罢,我认为都是奇招,但也是险招。

  第一,应该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。过去的收入分配,某种程度上与权力相关。离权力越近,收入分配越高;离权力越远,收入分配越低。垄断部门权力很大,所以他们的收入很高。后期的发展应该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,要发展中小企业,鼓励个人创业。

  还有一点重要,要加快城市化进程,而且是新型城市化进程。城乡收入差距实际上是目前中国收入差距最主要的因素。由于城乡收入差距巨大,进而造成了中国不同阶层收入差距巨大。要缩小这种差距,只能实施新型城市化的措施。

  让农民进城,不应仅限于打工这种经济意义上的城市化,还要帮助他们完成社会意义上的城市化政治意义上的城市化、公民待遇上的城市化。我把符合这几类因素的“城市化”称作符合未来中国发展的“新型城市化”。只有做到“新型城市化”,才能真正加快城市化进程,缩小收入差距,扩大内需市场,从而达到提升中国经济潜力的目标。

  为什么说是“难得的历史性机遇”,因为中国的投资机会是一波一波的,上一波是房地产,房地产之后就是现在的。这也是一个战略性的机遇。

  如果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拿出30个重要指标进行对比,中国一半以上的指标都已超过美国,但有些指标还存在差距。其中差距最大的,就是市值。换言之,相较于美国,中国是块“价值洼地”。所以中国的增长本身有其合理性,就像当年房地产的暴涨一样,也有其合理性——因为它是后发的、待增长的产业。

  中国经济一直都不是均衡增长,常常是补短式增长——哪一块是短板,哪一块就会被补充起来。目前,中国就是一块短板,因此快速增长、快速补短,本身就是合理的。

  另一方面,这一轮的发展,还包含着国民资产证券化进程的意义。中国经济已经工业化、城市化、信息化很多年了,但证券化才是刚刚开始。所以,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,这一波是继房地产市场之后的一个投资的“历史性机遇”。

  当然,机遇是机遇,并不是说没有风险。目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“二次探底”,没有宏观经济的支撑,也会存在泡沫过大而崩溃的风险。如果泡沫崩溃,很多中产阶级会被消灭。包括日本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发生过震荡,也造成了巨大的不良后果。

  如果没有太多专业投资经验,我想投资基金相对来说会好一点。机构因为专业性高,抵抗风险的能力也会强一点。但这也不是绝对的,投资的风险性还是很高的。我的忠告还是那句话,“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”。

  我自己没有算过这笔账。我的好朋友王健,是一位优秀的经济学家,他曾经计算过,如果国民资产证券化,我们的合理点位在4万点以上,相当于目前指数的6到8倍。他的计算是有依据和逻辑性的。当然,大多数人目前不敢这么想。不过,当年房地产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,大多数人也不相信中国的房产价格会增长10倍以上。

  第一,我们目前还有很多低收入群体没有买房。有一项关于民工的调查显示,中国有3亿民工,他们当中在打工城市购买房产的不超过1%,在家乡购买房产的不超过15%。这样算下来,3亿民工中有84%的人没有买房。所以,还有一部分刚性住房需求没有释放出来。

  第二,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只完成了55%左右,城市化的进程没有结束,那么工业化的进程就没有结束,发展的潜力就没有完全释放。再加上目前还存在的刚性住房需求,以及改善性住房需求,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显然还没有得到满足。

  基于以上两点,如果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完全结束了,说中国的住房是绝对过剩,我是不能同意的。

  网易南京:问题是如何去满足这样的需求,让房产商大幅度降低房价,去满足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刚性需求,好像也不现实。赵晓:

  这个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。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途径是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长。而提高收入增长,既包括初次分配,也包括再次分配,养老、保险保障等各个方面,希望国家能够做得更多一些,使得大家更有信心,更敢去买房。

  绝对可以。中长期看,一定是向好的。比如一线城市北京、上海,他们与东京、纽约比,还是有上升空间的。就某个城市而言,好的地段,都是有上升空间的。

  曾任国家经贸委研究中心、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、北京大学-世界银行研究员、地产商,被认为是中国目前最活跃、最有影响的青年经济学家之一。

  赵晓曾在《经济研究》、《经济学动态》、《改革》、《经济社会体制比较》等核心刊物上发表文章300余篇,在通货紧缩、对冲基金、中国的财政危机、政府效率的改进、中国经济增长的真实性、民营企业家的“原罪”、企业社会责任等许多问题的提出和研究上,都走在时代的前沿。

首页 | 焦点关注 | 城市新闻 | 财经资讯 | 衣食住行 | 求职创业 | 消费维权 | 旅游攻略 | 创新科技 | 物流商贸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半岛生活网 www.info0532.cn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